第三百七十四章 逃兵

    目之所及,什么『色』彩都没有。林清清看着白『色』的床单,黑『色』的欧远澜,觉得胸腔就像是被人撕开了一个大口子一样痛苦。

    原来很多事情都不是空『穴』来风,原来她心里的那股紧张不安也并非完全没有缘由。

    最痛苦的不是听人说起,而是把那些让人崩溃悲伤甚至绝望的画面展开来,一帧一帧的铺在面前,才是最心痛的事情。

    她从来就不是个勇敢的人,更何况是在欧远澜面前。所以胆小如林清清,她只能选择落荒而逃。

    几乎是用平生最快的速度,林清清从这个幽暗暧昧的房间里冲了出去。她怕再迟疑一秒,她就会忍不住冲上去扯着那个人的胳膊问他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他们的爱情,为什么要放弃他们的幸福。

    夜晚真好,林清清第一次这么由衷的感慨。夏夜的晚上,晚风还带着丝丝凉意。

    一旁的景物不停的倒退,林清清片刻不停的狂奔哭泣。她就像不知疲倦一样,一点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

    其实不是不累,而是她胸腔里跳动着的那个器官实在是太痛了,痛到她根本无法感知其他东西。

    在她身后的不远处,是一直紧追着她的苏幕。其实依照两人的身高差,想要赶上林清清甚至超越她,并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然而此刻苏幕明白,不管是多么亲昵的密友,都不能再此刻安慰林清清。除非她自己想清楚,不然前面就是个死胡同。

    直到被脚下的台阶绊倒,林清清才最终跌坐在地上停了下来。她抱着刚刚摔在地上的膝盖哭的稀里哗啦,那种感觉就像是腿断了一般痛苦。

    “清清,你怎么样?摔哪里了?”苏幕慌张的蹲下身来问道。

    面对着他的询问,林清清一言不发。她现在就只会哭,出来哭,别的什么声音都打不出来了。

    如同在黑夜中呜咽的某种小动物一样,她环抱着自己抽搭着,像是恨不得让自己同这寂静的黑『色』融为一体。

    刚刚床上的那一幕就像是被定格的照片一样,在林清清脑海中被放大陈列,任凭她怎么折磨自己的身体,都没办法将那个画面忘掉。

    生命里有些东西会被铭记一辈子,如果是快乐幸福的画面,那么往后想起来必然会眉眼带笑。如若是痛苦的,还等不及往后回想,就足以折磨的人疲惫不堪。

    不知道哭了多久,一直到没有任何眼泪流出来了,林清清才停了下来。她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巴,一直手扶着台阶。一股恶心反胃的感觉涌上来,让她不得不干呕了起来。

    这并不是什么妊娠反应,只是因为人悲伤到了极致,便流不出眼泪了,只能通过干呕这来应激。

    “我想喝酒?!绷智迩逋蝗焕洳环赖拿俺隽艘痪浠?。

    除了酒精,她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其他的东西能让她暂时的忘掉欧远澜和林语滚在床上的那副画面。

    在s市某出名的ktv门口,出现了林清清和苏幕的声音。抬起头看着这个ktv的霓虹灯在黑夜里一闪一闪,她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我第一次见苏幕也是在这个地方?!蓖蝗?,她幽幽的开口说道。

    夜晚是人情感最脆弱的时候,特别是在经历了某些重大变故之后,那些掺杂了各种感情的往事就特别容易浮现出来。

    所以平和安宁的假象消失了,生活还是『露』出了它狰狞的一面。其实它从来不愿意让任何人过的安稳,看着他们在红尘里挣扎,大概就是它的消遣。

    冷冷清清的豪华大包间里,只坐了林清清和苏幕两个人。此时林清清面前堆了好些啤酒,她甚至都不曾抬头看一眼,就只是抱着酒瓶子往自己嘴巴里送。

    冰凉的『液』体下肚,酒精里包含的二氧化碳瞬间就变成气泡炸开,刺激着她脆弱的胃粘膜。

    看着疯狂灌酒的林清清,苏幕并不加以阻拦。他知道自己拦不住,他也知道,此时此刻她或许是需要这样的『迷』离。

    都说借酒消愁愁更愁,但好像只有在喝醉的时候,意识朦胧模糊的时候,那些被定格在脑海里的东西才能稍微的淡一些。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林清清觉得自己的脑袋几乎要炸了。她皱着眉头拼命的抬着厚重的眼皮,终于是让她挣扎着看清了头顶的天花板。

    躺在温热的被窝里,林清清却有一种莫名的生疏感。眼前的天花板是淡淡的灰『色』,整个房间似乎都是灰『色』的。

    偌大的卧室里除了一个衣柜就只剩下一张床一个沙发,家具简单至极,看起来应该是独居者的房间。

    这种陌生的环境让林清清有些害怕,她慌『乱』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想掀开被子下床的时候,却猛然间发现自己身上的竟然穿的是一件男士的体恤。这件t恤很大很长,给她当裙子都不算夸张。

    用力的敲打着自己的脑袋,林清清回想着昨天晚上的事情。然而因为酒精的作用,她除了酒店里那龌龊的一幕之外,竟然什么多余的剧情都想不起来了。

    正当她懵『逼』的时候,房间门却突然响了起来?!扒迩?,你醒了吗?”门外传来的是苏幕的声音。

    这是苏幕的公寓?林清清的智商终于是回到了她的脑子里。胡『乱』的把散在面前的头发扒到脑后,然后重新躺进了被子里。

    “嗯,进来?!彼迕趴诮辛艘簧?。

    一直走到了林清清的床边,苏幕眼底都还是一种戚戚的神『色』?!案芯踉趺囱??难受吗?”他关切的问道。

    “昨天……我们没发生什么吧……”她的手指使劲拉扯着被子,扭捏的问道。

    如果她真的在醉酒后和苏幕发生了什么,那她和欧远澜有什么区别?那她还有什么资格去斥责他?

    所幸,苏幕只是轻轻摇了摇头?!拔也换崤瞿愕?,放心吧?!彼苁悄敲聪钢氯胛??!澳闵砩系囊路俏胰冒⒁贪锬慊坏?,因为昨天你吐了,所以衣服都脏了?!彼氐亟馐偷?。

    释然的点了点头,林清清正想说什么的时候,苏幕又开口了?!霸缟系缡颖ǖ懒诵┬挛?,和欧远澜有关?!笨此歉鲅纤嗟难?,应该不是什么小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甘肃11选5开奖手机牌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豪门小甜妻374》,方便以后阅读豪门小甜妻第三百七十四章 逃兵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豪门小甜妻374并对豪门小甜妻第三百七十四章 逃兵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豪门小甜妻374。
  • 张继科状态低迷 刘国梁倍感压力 2019-08-22
  • 北京12.4万人申报积分落户 初核结果7月31日后公布 2019-08-22
  • “网络党课”第二课 杨禹《为美好生活而奋斗》 2019-08-05
  • 【奋斗者说】天辰物流穆怀永:幸福道路上永远有我们奋斗的身影 2019-08-05
  • 阳泉首次颁布地方实体性法规 两部法规将于7月1日起实施 2019-07-18
  • 从大千看大师——绘画大师应具备什么样的素质? 2019-07-18
  • 王东明在陕西调研工会工作并召开座谈会时指出br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工会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 br深化工会改革创新和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 2019-07-10
  • 人民网舆情分析专家:刘鹏飞 2019-07-10
  • 百姓故事:摔跤吧!女孩 2019-07-07
  • 河北千名贫困儿童脊椎健康救助公益活动正式启动 2019-06-21
  • 温泉新都孔雀城用户点评 2019-06-04
  • 网约车司机因接客时间起纠纷 持棒球棍殴打乘客 2019-05-23
  • 省级离退休老干部参观哈洽会展馆 贾玉梅陪同并通报展会情况 2019-05-16
  •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 2019-04-06
  • 新生入学网上怎么报名 合肥教育局解答常见问题 2019-04-06
  • i现金棋牌o皇家棋牌 双色球什么软件最可靠 吉林11选5块手 体彩中国胆王预测 云顶娱乐4008线路检测 北京赛pk10规则 老时时历史开奖号码 全天河内最准计划 民间最灵的转赌运方法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遗漏 彩票开奖云南十一选五 时时彩后4缩水固定条件 极速时时开奖号码 下载捕鱼游戏 北京pk记录历史记录 5019期36选7开奖结果